后于2003年大辛庄遗址发掘中发现有墓地铺设朱砂现象

图片 1

2019年10月8日,首都师范大学考古文博系列讲座2019年度第15讲,我们邀请到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方辉教授,为师生带来题为《上古时期的朱砂及其文化意义》的讲座。

1995年春,山东长清仙人台墓地有五座墓葬尸骨下铺设朱砂,后于2003年大辛庄遗址发掘中发现有墓地铺设朱砂现象。朱砂以其鲜亮的朱红颜色在中国早期先民中受到普遍的特殊重视,并在夏商周三代贵族墓葬中成为丧葬仪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方辉老师由此进行思索,通过对考古发现有关朱砂的使用的实例并结合传说及历史文献记载,对朱砂的功能性研究和中国古代朱砂来源问题进行了探讨。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北京周口店人,当时居民在死者周围撒赭石或赤铁矿粉。在距今十万年左右的灵井遗址出土骨器上的刻划痕迹中检测出赭石痕迹,中国早期的先民已经出现了对有色颜料的追求,赭石和赤铁矿粉均表现为红色,可知人类在认识并使用朱砂之前已经开始重视红这一色彩,方老师认为朱砂的分布范围小是造成古代先民首先认识并使用赭石的重要原因。

我国史前先民真正开始认识并使用朱砂可以追溯到湖北宜都城背溪文化,城背溪遗址出土一件表面涂有朱砂的陶盘,大约同时期的河姆渡遗址三层出土的红色漆碗,经过检测分析所使用的颜料就是朱砂。

仰韶文化时期,朱砂已经被用于礼仪活动,灵宝西坡遗址属于仰韶文化的大型房屋地面、房基夯土层和柱洞中发现有朱红色物质,并在该遗址出土有研磨朱砂时所用的磨棒。陕西白水县下河遗址清理的庙底沟五边形大型房址也发现有加工朱砂的痕迹,朱砂在我国北方地区应属于稀缺资源,且该种现象主要出现于仰韶文化大型房屋,有可能是宗教祭祀场所或上层阶级着意控制,是社会结构逐渐复杂化的体现。

现代朱砂采掘和加工方法

目前可知最早在墓葬中使用朱砂的现象在距今五千年前,其使用方法多样,包括在墓葬填土中掺以朱砂,如灵宝西坡遗址的M27,凌家滩遗址M4填土中均发现有红色朱砂颜料;与此同时西坡遗址M8中出土一件器物口沿处涂朱痕迹经检测为硫化汞。而仰韶时代中晚期,朱砂在墓葬中的使用方式得到进一步发展,江苏崧泽文化墓地有朱红色的粉末铺地,约是墓底铺朱现象滥觞。

发展到龙山时代,即庙底沟二期晚期开始,大中型墓葬中墓主人身上涂朱和墓地撒放朱砂的现象较为普遍起来,如山西芮城清凉寺遗址。此时朱砂在墓葬中的使用已经逐渐朝制度化转变,清凉寺遗址使用朱砂者多为男性,该遗址出土尸骨非正常死亡人数较多,这可能与古文献中提到运城盆地盐湖的开发和外销有关,清凉寺墓地出土较多多孔石刀,属于江淮特色,该地区盐南下,并且从南方带来当地稀缺的朱砂资源。并且清凉寺遗址使用朱砂葬俗对陶寺遗址影响最大,陶寺遗址中使用朱砂的现象较为普遍,并且无性别分别,朱砂在此时已经成为一种制度性现象。在同时期南方遗址很难见到使用朱砂铺底的丧葬习俗,反之在我国北方地区朱砂铺地已经成为一种制度化现象。方老师认为这可能与朱砂与丹朱的传说相连,丹江作为我国沟通南北重要枢纽,目前已有学者认为该路线为铜矿运输通道,清凉寺墓地所见到的诸多南方史前文化因素器物证明南北两地却有沟通,与文献所载丹朱传说相符。

二里头文化朱砂葬在数量和分布区域方面来看,主要分布在大型遗址。朱砂在二里头文化葬仪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二里头遗址中,长度在2米以上的大中型墓中均使用了朱砂。朱砂的使用和墓葬规模大小呈正相关,在有大量朱砂铺底墓葬中发现青铜器、玉器、漆器和陶器随葬,属于高等级贵族。二里头遗址非正常死亡者的墓葬,墓主人并不使用朱砂。朱砂的使用等级十分严格,按照《尚书·禹贡》记载,南方上贡的砺、砥、砮、丹等器物应被考古学者关注。方老师认为根据目前一系列的考古发现,《禹贡》一书成书年代可以推测到西周时期,并且《禹贡》中记载的特殊材料很值得注意,可能与当时社会的青铜制造业有关,是中心部落对周边部落控制的表现。

从二里头文化发展而来的二里岗期商文化在丧葬方面沿用了前者的许多做法,朱砂墓也是其中之一,在商王朝时期,朱砂铺设墓底已经成为商代前期墓葬仪式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在此时期朱砂在礼仪活动中的应用也已经超越了葬仪而扩展到祭祀行为中。进入战国中晚期,朱砂铺底现象基本没有发现,方辉老师认为这应该与公元前三世纪左右出现的炼丹术和鎏金技术兴起有关。

目前关于上古时期丹砂来源的问题在学术界并没有得到充分认识,方老师希望能够借助科技考古手段对朱砂的产地进行佐证,红色本身与太阳有关,也有鲜血有关,因此对红色的迷信与信仰在早期民族中最为普遍。

关于朱砂科技分析的专题文章

在本次讲座的最后,方辉老师为我们提供一套现存于山东大学博物馆内由山东长清仙人台5号墓地出土的“异形器”、“带流器”、“舟形鼎”器物组合。方辉老师在众多周代贵妇墓葬中发现同类型器物,并根据在异形器中发现有朱砂残留痕迹,推测其为古代脂粉及香料的存放器物。方辉老师认为有关朱砂的研究仍未完结,其在史前时期葬丧礼仪,历史时期成为施妆媒介,或者与中国道教炼丹传统的研究在我国仍较为稀少,鼓励同学们对其进行探索与学习。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学术动态 方辉教授:上古时期的朱砂及其文化意义 发布时间:2019-10-23

2019年10月8日,首都师范大学考古文博系列讲座2019年度第15讲,我们邀请到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方辉教授,为师生带来题为《上古时期的朱砂及其文化意义》的讲座。

1995年春,山东长清仙人台墓地有五座墓葬尸骨下铺设朱砂,后于2003年大辛庄遗址发掘中发现有墓地铺设朱砂现象。朱砂以其鲜亮的朱红颜色在中国早期先民中受到普遍的特殊重视,并在夏商周三代贵族墓葬中成为丧葬仪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方辉老师由此进行思索,通过对考古发现有关朱砂的使用的实例并结合传说及历史文献记载,对朱砂的功能性研究和中国古代朱砂来源问题进行了探讨。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北京周口店人,当时居民在死者周围撒赭石或赤铁矿粉。在距今十万年左右的灵井遗址出土骨器上的刻划痕迹中检测出赭石痕迹,中国早期的先民已经出现了对有色颜料的追求,赭石和赤铁矿粉均表现为红色,可知人类在认识并使用朱砂之前已经开始重视红这一色彩,方老师认为朱砂的分布范围小是造成古代先民首先认识并使用赭石的重要原因。

我国史前先民真正开始认识并使用朱砂可以追溯到湖北宜都城背溪文化,城背溪遗址出土一件表面涂有朱砂的陶盘,大约同时期的河姆渡遗址三层出土的红色漆碗,经过检测分析所使用的颜料就是朱砂。

仰韶文化时期,朱砂已经被用于礼仪活动,灵宝西坡遗址属于仰韶文化的大型房屋地面、房基夯土层和柱洞中发现有朱红色物质,并在该遗址出土有研磨朱砂时所用的磨棒。陕西白水县下河遗址清理的庙底沟五边形大型房址也发现有加工朱砂的痕迹,朱砂在我国北方地区应属于稀缺资源,且该种现象主要出现于仰韶文化大型房屋,有可能是宗教祭祀场所或上层阶级着意控制,是社会结构逐渐复杂化的体现。

现代朱砂采掘和加工方法

目前可知最早在墓葬中使用朱砂的现象在距今五千年前,其使用方法多样,包括在墓葬填土中掺以朱砂,如灵宝西坡遗址的M27,凌家滩遗址M4填土中均发现有红色朱砂颜料;与此同时西坡遗址M8中出土一件器物口沿处涂朱痕迹经检测为硫化汞。而仰韶时代中晚期,朱砂在墓葬中的使用方式得到进一步发展,江苏崧泽文化墓地有朱红色的粉末铺地,约是墓底铺朱现象滥觞。

发展到龙山时代,即庙底沟二期晚期开始,大中型墓葬中墓主人身上涂朱和墓地撒放朱砂的现象较为普遍起来,如山西芮城清凉寺遗址。此时朱砂在墓葬中的使用已经逐渐朝制度化转变,清凉寺遗址使用朱砂者多为男性,该遗址出土尸骨非正常死亡人数较多,这可能与古文献中提到运城盆地盐湖的开发和外销有关,清凉寺墓地出土较多多孔石刀,属于江淮特色,该地区盐南下,并且从南方带来当地稀缺的朱砂资源。并且清凉寺遗址使用朱砂葬俗对陶寺遗址影响最大,陶寺遗址中使用朱砂的现象较为普遍,并且无性别分别,朱砂在此时已经成为一种制度性现象。在同时期南方遗址很难见到使用朱砂铺底的丧葬习俗,反之在我国北方地区朱砂铺地已经成为一种制度化现象。方老师认为这可能与朱砂与丹朱的传说相连,丹江作为我国沟通南北重要枢纽,目前已有学者认为该路线为铜矿运输通道,清凉寺墓地所见到的诸多南方史前文化因素器物证明南北两地却有沟通,与文献所载丹朱传说相符。

二里头文化朱砂葬在数量和分布区域方面来看,主要分布在大型遗址。朱砂在二里头文化葬仪的使用更加规范化,二里头遗址中,长度在2米以上的大中型墓中均使用了朱砂。朱砂的使用和墓葬规模大小呈正相关,在有大量朱砂铺底墓葬中发现青铜器、玉器、漆器和陶器随葬,属于高等级贵族。二里头遗址非正常死亡者的墓葬,墓主人并不使用朱砂。朱砂的使用等级十分严格,按照《尚书·禹贡》记载,南方上贡的砺、砥、砮、丹等器物应被考古学者关注。方老师认为根据目前一系列的考古发现,《禹贡》一书成书年代可以推测到西周时期,并且《禹贡》中记载的特殊材料很值得注意,可能与当时社会的青铜制造业有关,是中心部落对周边部落控制的表现。

从二里头文化发展而来的二里岗期商文化在丧葬方面沿用了前者的许多做法,朱砂墓也是其中之一,在商王朝时期,朱砂铺设墓底已经成为商代前期墓葬仪式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在此时期朱砂在礼仪活动中的应用也已经超越了葬仪而扩展到祭祀行为中。进入战国中晚期,朱砂铺底现象基本没有发现,方辉老师认为这应该与公元前三世纪左右出现的炼丹术和鎏金技术兴起有关。

目前关于上古时期丹砂来源的问题在学术界并没有得到充分认识,方老师希望能够借助科技考古手段对朱砂的产地进行佐证,红色本身与太阳有关,也有鲜血有关,因此对红色的迷信与信仰在早期民族中最为普遍。

关于朱砂科技分析的专题文章

在本次讲座的最后,方辉老师为我们提供一套现存于山东大学博物馆内由山东长清仙人台5号墓地出土的“异形器”、“带流器”、“舟形鼎”器物组合。方辉老师在众多周代贵妇墓葬中发现同类型器物,并根据在异形器中发现有朱砂残留痕迹,推测其为古代脂粉及香料的存放器物。方辉老师认为有关朱砂的研究仍未完结,其在史前时期葬丧礼仪,历史时期成为施妆媒介,或者与中国道教炼丹传统的研究在我国仍较为稀少,鼓励同学们对其进行探索与学习。

责编:荼荼

作者:张莞沁 文章出处:“首师大考古”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